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供需端机会风险并存 疫情影响下油脂油料去向何方

2020-02-10 07:42:37 作者:孔令琦 来源:海通期货
海通期货 更多文章>>

(原标题:供需端机会风险并存 疫情影响下油脂油料去向何方)

一、棕榈油:马印冲突逐渐常态化,马棕减产风险仍在,棕榈油上方仍有空间

1月份SPPOMA的产量数据显示,马来西亚棕榈油5日产量同比降幅较12月份收窄,引发市场的空头情绪,1月中旬至下旬外盘BMD马棕连连收跌,连盘棕油也自高位回落。但MPOA2月5日发布的月度产量数据再次给出了利多信号,1月1日-31日,马棕产量环比上月继续收窄,半岛-14.87%,东岛-16.46%,总体降幅-15.53%,主要原因是前期干旱、化肥用量减少,以及1月份的4天公休假导致的收割量和开机率偏低,受此消息提振,马盘毛棕止跌反弹,带动连盘迅速回补本周的跳空缺口。近期需要关注2月10日MPOB即将发布的1月份马棕供需数据,预计数据大概率利多,日前马来西亚方面对九家交易商和分析师的调查结果显示,1月底产量预估区间为112.5-126.7万吨,中值121.38万吨,较上月下滑9%,出口预估值在122-141万吨,中值在128.2万吨,较上月下滑8.2%;库存预估区间161-184万吨,中值176万吨,较上月下滑12%,故马棕减产的故事还可能继续讲述。印尼方面,印尼去年下半年出现长时间的干旱、山火天气,根据6-9个月的影响周期,今年上半年减产大概率开始显现,对市场的影响不容忽视,故总体来看,产量端棕榈油仍存在风险,减产依然为交易主逻辑。

需求端,国内肺炎疫情升级总体利空餐饮行业对于油脂的消费,复工推迟影响加工食品企业对棕榈油的消费,但国内需求恢复只是时间问题,且在目前棕榈油进口数据来看,暂未发现中国进口棕榈油减少的苗头。此外另一个需求的不确定因素在于印度对于马来西亚棕榈油的进口限制方面,去年下半年以来,马来西亚与印度对于棕榈油进口的争端不断反复,印度政府对马棕进口关税多次进行调整,并进行政策性指导来限制印度企业从马来方面进口棕榈油。

去年的12月31日,印度刚刚把东南亚产的毛棕进口关税从40%降到了37.5%,政策仅实行了1个月,2月1日印度政府又将此关税从37.5%上调至44%。印度政府频繁变化的关税政策给棕榈油市场带来最大的不确定性,主导马盘行情走势,或许可以看做是印度获得棕榈油议价权的一种手段。但无论印度方态度如何变化,可以确定的是,作为全球棕榈油市场的最大买家,即使对马来西亚存在诸多不满,但从长远角度看,将印度棕榈油进口需求完全转向印尼是不现实的。

首先,全球范围来看棕榈油食用增长的需求主要由印度贡献,印度目前处在高速发展阶段,在人口增长、可支配收入增加的情况下,印度油脂消费还将保持走高。印度人饮食多油炸,棕榈油作为主要煎炸用油,每年消费量在850-950万吨且逐年增加,在国内油脂消费中比重占到40%左右,短期内无其他油脂作为替代,所以印度对于棕榈油的需求是偏刚性的。印度每年从马来进口棕榈油约250-350万吨,而印尼每年产量增幅平均只有200-300万吨左右,且印尼国内推行更高规格的生柴政策,产量本身就难以满足国内消费的增幅,难以满足印度在马来方面的缺口。纵观几次关税调整的历程可以发现,印度方面对马棕的进口需求仅是希望贸易商从精炼油转向毛棕,总量并不会降低,所以印度进口仍是马棕需求端的不应过分看空的重要因素。

二、菜油:收储传闻频出,低库存下菜油上涨动能最大。据市场消息,为防止疫情期民生物资的短缺,稳定市场价格,省级应急储备在云贵川计划增加菜油储备80,000吨左右。其中四川21,000吨,贵州42,000吨,云南15,000吨。收储消息暂未得到官方消息确认,但盘面对此已有较大反应,菜油由于库存为三油中最低,盘面持仓量最小,利多消息出现时上涨动能也最大。由于去年中国海关从加拿大进口的油菜籽中检测出了危险性的有害生物,海关总署撤销部分问题严重的加拿大企业的进口资格,据海关总署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全年我国油菜籽进口量仅为273.74万吨,较去年减少42.6%,由于我国进口减少,加拿大在19/20产季主动调低播种面积,USDA给出840万公顷的种植面积估计,较上年度降幅7.9%,叠加加拿大菜籽在去年春季播种期经历了低温高湿度的种植天气,对产量也造成了一定的影响,总产量较上年度减少4%左右,期末库存回落,全球菜籽的供需趋向收紧。

进口减少导致的供给端收缩使去年菜籽库存一直偏低,去年水产养殖的普水转特水导致菜粕需求也有小幅降低,油厂开榨积极性不高,叠加菜粕需求有一部分通过直接进口加拿大菜粕得以满足,导致菜油供给进一步降低,截至2月2日,沿海菜油库存28.23万吨,较去年同期的52.25万吨降幅近半,长江沿线菜油库存5.386万吨,较去年同期的24.02万吨猛降77.78%。菜油国储方面,截至去年8月12日拍卖结束,国储剩余库存9.16万吨,基本见底,此次国储补库将对库存本来就低的菜油价格产生一定提振作用。

三、豆油豆粕:油厂饲企库存双底,节后饲企补库需求强烈,豆粕偏强对待

去年下半年受国内猪瘟疫情影响,粕类需求较差,油厂压榨积极性不高,国内豆粕豆油库存均处在历年偏低水平,天下粮仓数据显示,截至2月2日,国内油厂豆粕总库存36.89万吨,较去年同期的66.74万吨下降45%,其中沿海油厂豆粕库存35.6万吨,较去年同期的63.35万吨下降43.8%。饲企库存同样偏低。

为遏制疫情发酵,切断地区之间的传播途径,部门地区政府已下文推迟企业复工时间,节后油厂开机率恢复预计较往年推迟,天下粮仓、我的农产品(行情000061,诊股)网等机构对于油厂的开机时间统计情况显示,东北、华北、川渝地区约正月初十开机,较往年推迟3天;华东地区约正月初十一开机,较往年推迟4天;华南地区约正月十五开机,较往年推迟8天;两湖地区约正月十七开机,较往年推迟10天,其余地区均按照推迟3天计算。按照2015-2019年春节过后一周的产量数据,计算出每个地区的日均产量,计算出本次复工推迟对豆粕产量的影响大概在57.31万吨;若后期疫情升级,开工时间继续推迟,全国每推迟1天,豆粕产量的影响量在11.66万吨左右。

需求端,从天下粮仓统计的国内30家和38家油厂的豆粕提货量来看,下图为过去5年来春节前一周和后一周的提货量对比,可以看出,春节过后一周豆粕提货量将恢复至年前一周偏高的水平,虽然较春节备货期间的水平偏低,但说明春节后饲企补库的需求还是比较强劲的。特别是在今年交通管制、封存封路的特殊情况下,年前饲企的备货量难以支撑疫情期的需求。湖北部分养鸡场就面临着口粮不够,鸡苗被迫填埋的窘境,为此中储粮紧急向湖北地区调拨豆粕,说明养殖厂对于豆粕的需求比较紧迫,疫情过后豆粕价格有望企稳回升。

豆油方面,疫情对于豆油的影响更多地体现在需求端,春节为油脂一年中的传统消费旺季,今年受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影响,外出就餐人数减少,且在企业延迟复工、学校延迟开学的政策下,大型集中性餐饮消费减少,中包装油脂需求量受到冲击最大,虽然春节前疫情尚未升级时,走亲访友对于油脂的需求没有削减,且外卖送餐量有所增加,但家庭消费小包装油的消费仍占比较少,总体需求表现为缩减。叠加油厂复工后受豆粕需求增加的影响,开机压榨量上升,而豆油消费旺季过去,大概率进入累库通道,故总体来看,豆油基本面总体弱于豆粕,也弱于棕榈油和豆油。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