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苹果“生意经”2.0版风生水起

2019-11-09 08:45:07 作者:张利静 来源:中国证券报
中国证券报 更多文章>>
距离山东招远市毕郭镇政府不远,是当地最大的苹果贸易市场。今年,果农们早早地收了果子,希望能抓住前期苹果价格上涨的尾巴,卖个好价钱。“苹果产业涉及万千果农利益,陕西、甘肃等西部山区、丘陵地带是苹果的主产区,这里的主要经济作物就是苹果。

(原标题:苹果“生意经”2.0版风生水起)

距离山东招远市毕郭镇政府不远,是当地最大的苹果贸易市场。今年,果农们早早地收了果子,希望能抓住前期苹果价格上涨的尾巴,卖个好价钱。

苹果贸易商们同样也开始一年中最繁忙的收购季。但与以往不同,对部分企业来说,苹果“生意经”正在从1.0版升级到2.0版,这一切要从苹果期货上市说起。

苹果产区备货忙

“一、二级红富士根据品相在2.5—3.5元一斤不等。”一位来自江西的李姓果商告诉记者,今年苹果丰收,但下树时间有点晚且总量大,品相好的苹果占比不高,所以开秤价和去年相比有所回落,但幅度不大。

这位李姓果商准备将苹果运回九江一带销售,他说已经联系好当地超市和一些农贸市场。“先把苹果进行分拣,80(苹果直径,毫米计)以上的、品相好的卖给超市,剩下的按照品相批发给小贩。”

这也是许多山东本地苹果贸易商们的销售路数。由于苹果从下树到上市售卖,中间要经历分拣、运输、冷藏等多道环节,超市大多选择与贸易商合作,签订长期协议,委托后者收购苹果。

今年上半年苹果价格上涨带来可观利润。“上半年市场缺苹果,价格上涨以后,很多品相不好的果子反而卖了好价钱,这对果农来说算是超额利润了。”烟台一位姓张的果农在冷库门口对记者说。

实际上,这一轮引发市场关注的涨价行情,在去年早有兆头。2018年清明节前后正是苹果坐果的关键期,一波寒流席卷陕西、甘肃等苹果主产区,导致收获季全国苹果大量减产,终端消费价格自然大幅上涨。

苹果是除瓜类以外我国产量最大的水果品种,年产量达4500万吨。近年来,大量修建冷库和仓储技术进步,让苹果产业实现季产年销。每年9、10月份苹果下树后放进冷库,可以保存至下一个收获季。“按照习惯,苹果收获以后一般都会把品相好的先卖掉,这样能卖个高价,再把品相差的存冷库,等后市看行情再说。”上述张姓果农告诉记者。

烟台联盛果蔬有限公司总经理代高波从事苹果产销已有30多年。他告诉记者,“我们在上世纪90年代初卖苹果的时候,基本到清明节前后市场就没果子了,因为没有存储条件。2003年前后,山东开始大量建冷库,后来陕西、山西也建了不少冷库,仓储条件好了,苹果市场流通就好了,保存时间长,销售半径就大了,市场越来越大,产业也越来越成熟。”

栖霞市沃尔德果蔬冷藏有限公司总经理林涛说,今年苹果产量恢复正常,价格回落。一、二级果的零售价从每斤15元左右跌到7元,变动幅度超过100%。正是这一涨一跌,让无数眼睛投向这个不起眼行业。

“涉期”企业现身说法

最近,林涛在酝酿一个计划。

“我初步设想,以冷库为纽带,把专业机构和果农联系起来,对果农苹果实行保价销售。”林涛说,这样做的好处是可以让果农安心种好苹果,在苹果还没下树时,就已经把苹果销售出去,或者保低价销售,这样果农就不再害怕价格大涨大跌了。

这一美好愿景的背后,苹果期货不可或缺。林涛所说的专业机构,正是浸淫实体服务多年的期货经营机构。

林涛说:“我可以承诺在苹果出库销售时以不低于一定价格对果农结算,同时我通过期货公司在期货市场上以合理价格进行点价销售,这样不但可以给苹果保值,还可以吸引果农把苹果送到我们冷库,提高库容利用率。”

实际上,在这一模式探索中,早有吃螃蟹的人。

莱州天赐宝物产有限公司总经理卓芳屹三年前投身苹果生意,凭着敏锐的商业嗅觉,目前已经带领公司实践“保险+期货”这一对传统苹果商来说较陌生的业务。

“我们今年联合鲁证期货和莱州市政府搞了一个承保400吨的‘保险+期货’项目,政府出资金支持,公司也出了15万元保费。”卓芳屹说,我们按照每斤4元的价格收购果农苹果入库,如果明年市场销售价格每斤不到4元,我们就以这个价格跟农民结算,如果超过就按照市场价结算。

“保险+期货”在棉花、白糖等上市多年的期货品种上早已应用多年。据了解,苹果期货上市后的2018年,郑商所9个苹果“保险+期货”试点共承保苹果现货2.7万吨,惠及农户5511户,实现赔付1370万元。

2019年初,陕西省委省政府还将推广苹果“保险+期货”模式纳入陕西省乡村振兴实施意见。最近陕西富县开展的苹果“保险+期货”试点项目,为富县2万亩苹果提供风险保障,参保农户1793户,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511户,在今年苹果市场价格回落的情况下,最终为果农赔付1800万元。

“苹果产业涉及万千果农利益,陕西、甘肃等西部山区、丘陵地带是苹果的主产区,这里的主要经济作物就是苹果。产业要是出了问题,没人种苹果,一是消费者吃不到苹果,二是以苹果为主要经济来源的山区日子更难过。”代高波说,如果说苹果产业上一次大发展是修建冷库、提高仓储技术,下一波重大变革可能就是苹果期货了。

苹果期货“熨平”价格波动

今年上半年,苹果价格快速上涨,一度将苹果推向舆论风口浪尖。个别声音认为,正是苹果期货的出现,导致苹果价格暴涨。

但事实并非如此。一个简单的例子是,在苹果期货推出前的2013年,山东苹果仅减产5%,2014年5月栖霞苹果的出库价格同比上涨53%。

“那时候没有苹果期货,但价格上涨仍比较明显。苹果期货上市后,以贯穿2018/2019产季的905合约来看,在国内预计减产25%的情况下,苹果期货上市一年来的最大价格波动为46%,远低于今年现货价格的波动。反倒是苹果期货的出现,让一些先知先觉者提前布局,规避风险。”一位苹果商这样说。

金园果业的邹波说,苹果期货出现后,令苹果产业的分级概念更加牢固。现在很多果农还意识不到分级带来的经济效益。对贸易商来说,按照市场需求,不同品级的果品收购价格不同。按照标准分级,直径80、90毫米甚至更大的苹果,其市场销售溢价远高于大小果混杂的通货。“希望期货这种标准化体系,能引导市场践行‘优果优价’理念,进而促进包括种植、管理、运销等整个产业的规范化和标准化。”邹波如是说。

上证指数 最新: 2914.82 涨跌幅: 0.17%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