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妖镍”苏醒,期市高位震荡消化冲击

2019-09-09 09:57:00 作者:记者,李岚君 来源:国际金融报
国际金融报 更多文章>>

在印尼政府禁止镍矿出口风波下,经历了多年的沉睡,“妖镍”苏醒了,或成为2019年期货市场上的一匹黑马。

期货人士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镍价上涨对产业链利润的传导有最直接影响,“镍矿—镍铁—不锈钢”产业链出现不同程度的上涨。其中不锈钢的成本和市场价格不断“劈叉”。另外,镍价在禁矿情绪带动下短暂暴涨后,高位震荡一段时间再次回归基本面的概率较大。

印尼禁镍矿风波再起

9月2日,印尼能源和矿产资源部总干事班邦·托·亚诺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从2020年1月1日起,印尼将禁止镍矿出口。禁矿预期兑现,盘面情绪由此达到高点。9月3日,沪镍继续大涨7.13%,盘中创下历史新高149190元/吨,最终收报146720元/吨,涨幅达7.13%。

早在今年入夏之时,镍价“睁开”朦胧眼睛。彼时印尼禁矿的传闻漫天飞舞,期间还出现不同版本的非官方信息。沪镍8月以来累计涨幅已达30%。如果自6月初启动涨势以来计算,近三个月内,沪镍主力合约累计最大涨幅已超过50%。不仅如此,LME(伦敦金属交易所)伦镍期货价格同样跳涨至5年高位。

直至8月30日,印尼禁矿流言确认成事实。根据一段由政府发言人证实的录音,印尼能源与矿产资源部长伊格纳斯·乔南( Ignaus Jonan)签署了一项限制镍矿石出口的新规定:从2019年12月底开始,含量低于1.7%的镍矿石不再允许出口。

受此影响,在9月的第一个交易日,沪镍主力合约1911跳空高开,封住一字板,当日上涨6%,收报136960元/吨,刷新上市以来的最高纪录。

其实,这不是第一次镍价风波了 。2014年1月12日,原矿出口禁令在印尼正式生效。即日起,印尼政府将停止所有原矿出口,在印尼采矿的企业必须在当地冶炼或精炼后方可出口。2014年印尼禁矿后,连续三年进入我国的镍矿量接近0。国内镍矿供应格局迅速由供应过剩转为短缺,中国镍生铁面临原料短缺困境。

2017年,印尼政府放松了相关禁令,允许冶炼厂出口镍含量不足1.7%的富余低品位镍矿石。镍矿出口政策放松后,逐渐批复出口配额,2018年整年进入我国镍矿1500万吨,占国内进口总量的近30%,由于印尼镍矿品味较高,价格合适,很受国内镍矿贸易商以及冶炼企业青睐。

然而短短两年时间,进入国内的印尼镍矿量还没有完全释放,放松镍矿出口政策又结束了。矿端政策的反复带来的是全球范围内镍供需结构的大调整,对于价格造成非常大的冲击。

不锈钢出现“劈叉”行情

据悉,镍是不锈钢生产中不可或缺的原料之一。记者从证监会官网了解到,证监会批准上海期货交易所将在9月25日开展不锈钢期货交易。备受关注的是,镍价上涨对即将上市的不锈钢期货会有哪些影响呢?业内认为,短期内钢价随镍价上涨幅度虽相对较小,但镍价不跌、钢价跟涨概率较大。

银河期货有色事业部负责人凌开伟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镍价上涨对产业链利润的传导有最直接影响,“镍矿—镍铁—不锈钢”产业链出现不同程度的上涨。其中,高镍矿出现补涨,带动高镍铁生产成本的上涨,镍铁生产利润逐渐被压缩。在镍价上涨的过程中,镍铁对镍现货的贴水幅度逐渐变大,从行情启动初的贴水20元/镍,到目前的贴水200元/镍以上,高镍铁的经济性连续被放大。镍价的拉涨与不锈钢的成交形成背离,镍价连续上涨,不断推动不锈钢成本和售价的上涨,而受限于成交和产量,不锈钢的成本和市场价格不断“劈叉”,逐渐对镍价形成负反馈。

一德期货研究员谷静向《国际金融报》记者分析:“由于镍元素在300系不锈钢成本中占比近60%,镍价的波动对于不锈钢价格影响也非常大。前期不锈钢价格跟随镍价上涨趋势明显,但由于不锈钢社会库存处于历史高位,且终端消费没有好转迹象,在禁矿落地前夕,不锈钢价格已经表现出上涨乏力,没有继续跟随镍价上涨。”近期镍价的大幅波动确实给不锈钢市场一定程度的活力,这也使得市场更加期待不锈钢上市后的表现。

后期表现如何?凌开伟继续向记者表示:“2019年四季度,首先需要面对的是不锈钢端的负反馈,表现为300系不锈钢的高供应受限于成交,从而表现为300系不锈钢的阴跌、增库。期间,若印尼新增不锈钢炼钢项目如预期般投产,或将带动一波短期的驱动上涨,但最终通过不锈钢端的供应增加来增强不锈钢的负反馈程度。则预期镍价四季度走势或表现为倒‘N形’。”

短期暴涨后或回归基本面

谷静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此波禁矿操作最直观的影响是,来自印尼菲律宾的镍矿CIF报价有了大幅上涨,对产业链利润进行了重新分配。另外,国内电解镍生产企业有复产迹象。”不过,高镍铁价格并未大幅上涨,对于下游不锈钢冶炼企业而言,高镍铁依旧是原料最佳之选。

“禁矿落地后,全球范围内镍元素供应格局将发生改变,国内镍铁冶炼面临‘无米下炊’的窘境;冶炼产能从国内向印尼转移,印尼方面镍铁冶炼产能投放将大幅增加,但根据我们的预估,2020年在印尼禁矿的背景下,国内镍矿缺口在800-1000万吨,印尼+国内镍铁总产量与2019年相比基本持平。”谷静称。

谷静进一步指出:“总体评估下来,印尼禁矿对市场的冲击因为印尼方面镍铁产能的释放相较2014年要小很多。所以我们趋向于认为镍价在禁矿情绪带动下短暂冲高后,高位震荡一段时间再次回归基本面的概率较大。”

凌开伟也向《国际金融报》记者透露:“随着印尼禁矿消息的落地,预期兑现,盘面反应逐渐趋弱,基本面的影响程度或将逐渐增加。按照禁矿的实施步骤,在国内高镍铁不减产的情况下,现有镍矿供应水平可维持到2020年二季度中、后期若镍矿上涨导致镍铁生产亏损,则NPI供应将提前下降。”

上证指数 最新: 2999.28 涨跌幅: 0.46%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